同性婚姻修法 立委壓力大

事件日期: 
2019-12-29

Q1:為何會加入安定力量參選立委,安定力量跟你的淵源是?

安定力量從「罷昌」、反同婚公投到後來公投完,今年5月24日決定要組黨,理念在於守護家庭。看到同婚議題沸沸揚揚,公投結果沒有被尊重,立專法立成那樣,完全背離了公投的旨意,決定成立這個黨。

 

這個黨的理念我是認同的,如果公投結果是765萬票贊成婚姻限一男一女,為什麼執政當局立法可以立成這樣?我是念法律的人,這點我過不去。

 

9月27日安定力量決定投入選舉,開了一個記者會,我9月底10月初到了以色列,實在是感受到台灣大家的國家意識很薄弱。看看以色列那個國家,強敵環視,處境很不容易,每個人是那麼的愛那個國家,也一直守著那個國家。台灣旁邊也有個強敵,但可悲的是,執政當局一直在淡化「中華民國」這個意識,這是第二點我過不去的。也因為這樣,回國以後我開始接觸,並積極的投入這個黨的運作。

 

我本身是基督徒,安定力量的人我本來不認識,因為我在金融市場有2、30年的經驗,他們看見我的專業,問我要不要擔任不分區,我想起在以色列的感動,才受邀擔任不分區的候選人。

 

Q2:你最關注的3個議題領域是什麼?為什麼?

同婚的立法,跟隨著公投的關係,是我非常關切的。

 

公投寫得很清楚,婚姻就是男女,其他不能叫婚姻,為什麼後來都準用《民法》的婚姻?我同意立專法啊,的確像國外有《同性伴侶法》,但為什麼要在專法裡準用《民法》?等於男男、女女都可以叫「婚姻」,這在法理上不通,但民進黨夾國會的多數硬幹,我覺得你要還我公投,要把這個同婚惡法修掉。

 

我也看到台灣整個教育非常的不堪,擔心下一代如何,因此第二點我想要贏回家庭、翻轉教育。台灣在教改以後,偏鄉弱勢比以前更沒機會。我以前家裡很窮,一樣可以靠聯考考上大學,現在有這麼多的推甄,弱勢是幾乎毫無機會的,怎麼樣讓他們有機會進到比較好的學校裡面?

 

另外是我們一直討論的性平教育,性平教育投入的資金實在是太多了,反而整體的教育經費跟預算幾乎越來越少,性平老師,還不是qualified(符合資格)的,進到校園去不管教什麼,演講費是1600元。這些性平老師有沒有qualification(資格證明)?有沒有經過政府的檢定、確認?沒有。只要性平委員會認同,他們就可以進去,這些不見得合格的老師,為什麼給他這麼高的待遇?他們進去教育現場,教的是什麼?是「假性平教育之名,去行同婚同運教育之實」。

 

經查:有時在性平教育課堂上,學校老師會邀請同志團體進入教室,在老師也在場的情況下做生命經驗分享,這些志工不必然全部都有檢定資格。但根據教育部規定,若受聘為性平老師,是需要經過檢定且符合資格的。

 

第三,過去這段時間,我一直希望能設立銀髮長照的平台和社會企業,看到很多人又要工作、又有小孩、又要照顧老人家,蠟燭三頭燒。我一直提倡長照應該要健保化,我們都知道健保怎麼回事,你年輕的時候繳少少的健保費,以後這些醫療都是健保來付,長照是不是也能這樣?否則下一代,兄弟姊妹非常少,父母到底誰來照顧?以後的負擔會非常非常沉重。

 

Q3:進入國會後,想要推動的前3法案是什麼?

要推動的法案,第一個我還是堅持同婚的法律要廢掉,要重新回復到符合公投民意的專法,這需要過程,但是一定要做。

 

第二個對於教育的部分,我還是堅持教育的平等,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(SDGs)當中也講到平等教育,我覺得非常重要。具體來說,《國民教育法》這些法當中相關內容都要修改,能不能在義務教育階段,學生、尤其是偏鄉的學生的教育費用,應該是國家來供養。國家什麼錢都在花,為什麼教育的部分不能?

 

另外國民教育的內容,性平教育應該要禁止不應該導入的教學內容,教育部說教材已經都改掉了,但實際教育現場又讓那些人去教不堪入目的內容,比如說教小學生什麼是性高潮、一個禮拜可以手淫幾次都算正常、要不要去嘗試有同志傾向,甚至小學生教他使用保險套,有必要這樣嗎?

 

應該要用負面表列,什麼東西不可以教,沒有禁止的可以教,如果教禁止的內容抓到了一定嚴懲,性平教育應該是讓學生在不同階段上去了解並尊重不同性傾向的人,而不是要很過火的探索,不要讓我們的下一代,在這麼年幼的時候就被汙染了。

 

第三就是,我自己也推動很多新興的產業到市場掛牌,國際之間在講「5IABCD」,就是5G、物聯網(IoT)、人工智慧(AI)、區塊鏈(Block Chain)、雲端和科技(Cloud Digital)積極的在發展,台灣沒有這方面的產業政策耶,這是跟台灣的經濟最有關的,怎麼去建立這個生態系,包括從教育開始。台灣受的教育很多在職場其實都不能用,學跟用形成一個很大的落差,台灣應該在高等教育裡連結這些最新的科技教育,學跟用,產跟學才能真正連結,好好發展台灣的新科技。

 

Q4:這個黨有什麼你特別認同的價值?

這個黨是新創的,沒有過去藍綠的包袱,它的理念很清楚,就是家庭的價值不應該被同婚破壞,因此「贏回家庭」起碼這點,我很認同。

 

講實在話,一個政黨不能只有一個「還我公投」訴求,因此我進來之後,我之前在規劃的長照健保化這方面的產業,提出來政黨也同意,就形成政見之一,「5IABCD」建立生態系、優化YOUNG世代的新科技,這也是我後來提出的。

 

Q5:會考慮和國民兩黨合作嗎?

安定力量如果超過3席就能組黨團,但如果大家的政見或是對政策推動、法律訂立修改理念相同,我覺得不排斥合作,不能所有都聽我的主張,大家共同把對的事上路,這個最重要。

 

只要進得去國會,只要理念相同,不排除和任何政黨合作,只要對台灣社會好,對這個國家好,我就去做,不會當孤鳥,要共好。

 

安定力量2020競選政見:

贏回家庭:守護一夫一妻婚姻制度;解決少子化國安問題;長照3.0、老有所終。

翻轉教育:向下延伸國民教育;校園零毒品;監督教材、廢除不當性平教育,強化品格教育。

成就青年:擴張宏觀視野與機會、接軌國際;提升跨境能力、跨境電商創業;多元技能培養成就斜槓人生、優勢極大化;無條件基本收入。

公益社會:居住正義(租得起屋、買得起房);反貪打權;還我公投。

相關人物